有個總鋪師好廚藝的媽媽,從小餐餐新鮮美味。24小時樣樣包的母親彷彿就是個魔術師,我開口她就變得出來,沒有想過甚麼都要自己動手做的生活,以為獨立自主其實也是個小媽寶。台灣便利的生活跟隨處可得的外帶美食也不免讓我成了個生活白痴。

到了國外凡事都得靠自己才驚覺,蔥蒜、鹽糖傻傻分不清楚,生活技能幾近零,眼睛睜開挑戰就來。早上習慣從街角的早餐店阿姨手中接過的便利美味,中午總是到轉角咖啡店外帶濃密好喝的拿鐵,晚餐喜歡跑去大小夜市品嘗美食,這些現在都沒有!!!全得自己動手做。

蛋怎麼煎才會熟卻不焦?咖啡怎麼泡才會好喝不苦澀?電鍋有米有水卻不知怎麼煮,廚房有鍋有盆卻不知怎麼用。當置身在一個人生地不熟語言又不通的環境裡,一切從零開始,少了外帶的便利,少了媽媽的照料,不煮沒飯吃、不洗沒衣穿。

電影冷山裡被生活打擊的妮可基曼說:我會刺繡卻不會縫補會讀詩卻不會煮飯。我從小念書一路念到大學,懂得看白話文卻發現食譜上的文字更像甲骨文,眼在看頭在昏,此時深刻體認到知識懂多少不重要,有用的技能會多少?

文章標籤

Vanessa潛進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