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有一群人,把你抓起來,告訴你他們會提供你三餐溫飽跟一個小房間,關在監牢裡,判你無期徒刑,而你甚麼壞事都沒做,只是倒楣路過,喔,我忘了說房間是玻璃牆,完全沒有隱私。

如果有一群人,把你抓起來,逼你一天去做馬戲團的訓練,跳火圈,空中翻轉,每天至少要訓練12~15個小時,全年無休即使生病也沒得休息,一喊累就是一頓毒打沒飯吃。

如果有一群人,把你抓起來,關在監牢裡,你不斷反抗,直到他們受不了為了控制你,強迫你吃毒品,等到你上癮,就能輕易的掌控你。

如果有一群人,把你抓起來,讓你住在一個噪音分貝超標幾十倍的地方,片刻不得安寧,就算是睡覺也沒停歇,跟便利店一樣全年無休一天24小時,一年365天,有一天你發現你得了憂鬱症。

如果有一群人,把你抓起來,放在一個地方,人人都可以隨意觸摸你,你不知道他們是誰,只知道每天會有很多體型龐大的人,經過就摸你一把,你也無力反抗,等到有一天你生病死掉才終止。

這些失去隱私、失去自由、失去健康、失去希望、失去人權的事情,你看過後有甚麼感覺,是不是心想那群人真的太過分了,怎麼可以這樣,社會正義在哪裡?那麼我再告訴你,這些不是戰爭電影,不是過去的奴隸時代,就在我們生活周圍真實存在。

你看過海底總動員2 Finding Dory)嗎? 片中的體型龐大的鯨鯊,命運(Destiny)一轉身就撞到玻璃牆,全身是傷。牠的鄰居兼好友是隻白鯨,利鯨(Bailey)透過聲波定位,生物中的高科技,因為水族館的海水清潔器帶來的龐大噪音,使牠不知所措,這些在水族館天天殘酷呈現。

水族館對小型生物或熱帶魚來說,是座監牢,每天有數也數不清的人經過,對著他們打探,手指著玻璃牆,拿著相機拍照,牠們時時刻刻驚慌受怕。

對熱愛自由喜愛玩耍的海豚是座血汗工廠,被逼迫坐著違反自然的動作,一天數場表演加訓練,跳高翻身跨火圈,一個失誤就是沒下一餐,為了生存,只能繼續,有隻在水族館幾十年的海豚媽媽殺死了自己生出小海豚,有人推測她是不想要自己的小孩過著跟自己一樣的生活。

對需要大型活動空間的虎鯨,是座煉獄,嘗試逃跑撞開堅硬的玻璃牆的結果,是讓自己遍體麟傷,美國的海洋世界有隻虎鯨,36年短暫的生命有超過25年,也就是2/3的人生是在水族館中渡過,因為不斷反抗,水族館便用藥物控制牠,承受巨大壓力的他們做出許多異於常理的行為,例如啃咬水池邊緣,造成牙齒斷裂。2013年的紀錄片《黑鯨》便記載了牠悲慘的一生。

所有的海洋生物都不應該碰觸,海生館放著一區觸摸池,讓人可以肆無忌憚地觸摸裡面的海星海膽。這樣的行為是否在教育我們的下一代,海底的生物是可以隨便亂摸的!

我一直視極度反對水族館的一方,因為我看到水族館打著保育的旗子行賺錢之實,我天天泡在海裡,在世界各地看過無數隻的獅子魚,看遍牠們的各種姿態,只有一次,我在沖繩的機場的水族箱,牠彷如翅膀的鰭整個縮在一起,一動也不動的待在水族箱內,臉上悲傷的表情,是我從沒見過的。海中遇過無數次蘇眉魚,只有在水族箱裡的,眼裡彷彿在哭泣。看過幾十次豹紋鯊,卻只在水族箱裡見過會在原地不停打轉,似乎得了躁鬱症的樣子。那幾次的震撼到現在都歷歷在目。

水族館的存否一直視很多人的疑問,當我跟一位有著兩個孩子的媽媽說著,她說水族館是必要之惡,也就是說雖然不好,但如果沒有水族館,小孩子該怎麼從何認識海洋呢?網路發達的現在,打開電視跟網路,有甚麼是你得不到的資訊,滑開手機連北極熊都有。若是透過螢幕沒有真實感,幸運的台灣人,讓我們來數一數四面環海的台灣有多少水族館;野柳海洋世界,隔壁的東北角是北台灣最負盛名的潛水點,往前一點到了宜蘭也有賞鯨行程。花蓮海洋公園,外面就有賞鯨船可以看在大海遨遊的海豚。墾丁海生館,旁邊就能浮潛與潛水,沒有玻璃牆親身來體驗真實海底世界。換句話說,在水族館的隔壁,就有真正的大海,在沒有水族館的縣市,還圍繞著真正的海洋,這些只是台灣本島,還沒算到離島喔。

也許你會說,去賞鯨並不是百分之百看得到啊,萬一沒看到豈不是浪費錢跟時間。自然就是這樣,因為無法預知,與它偶遇的時刻才更彌足珍貴,就算沒看到,出海時享受在大海徜徉的寬闊自在,感受到海風吹撫臉上的暢快舒服,你並沒有損失,只是得到不同的享受。

我也想提醒大家,台灣東部海域的海豚數量真的很多,假如看不到,有可能是因為牠們被抓去海洋公園表演了呢?不只水族館,動物園及馬戲團也是一樣,如果你真的喜愛動物,就會知道你購買的門票其實是在支持虐待動物的行為,你的歡笑聲背後是牠們的哭泣聲。所謂的必要之惡,只是人類合理犯罪的藉口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Vanessa潛進世界

Vanessa潛進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