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duberu是馬爾地夫的傳統舞蹈,樂器是利用椰子樹製成的鼓,也是其名稱的來源。最早由南非傳入,經過長久的文化交流及大海洗禮,演變發展出一套崇敬大海、戰鬥勇士與氣勢蓬勃的擊鼓舞蹈;由包含鼓手、主唱、配唱及舞者等10~20人左右的團體表演,陣仗大一點超過20人以上。

Boduberu並不像是我們印象中的民俗舞蹈那樣,有特別的手勢或揮舞方式,跳舞時乍看像是隨意擺動,但其實每一個動作都有相關的意義,比如太陽、星星、月亮、海洋、魚…過去以捕魚靠大海吃飯的漁業為生,常一出海就是一星期以上,也算靠天吃飯,唱歌跳舞的同時也代表著他們對大自然的崇敬,與大海搏鬥的漁夫以及共同歡樂的生活態度。

表演時每個人會著傳統服裝,邊走邊唱,由主唱帶領開始唱歌,接著團員加入,並隨歌聲鼓聲擺動身體,唱到熱烈處會邀請現場觀眾加入他們的行列,聽著他們唱著迪維西語的歌曲同歡共舞,鼓聲歌聲歡笑聲響徹雲霄,若親臨現場必能感受到自然、歡樂及活力,特別是在雪白沙灘上有大海夕陽為背景,看起來更增添一分美麗。

馬爾地夫人的生活充滿了社交與團體,Boduberu就是聚在一起聊天或休閒,一天辛苦工作後,放鬆同歡的活動,在節慶、婚禮、各種大小活動…現在到馬爾地夫旅遊也有機會看到。

傳統舞蹈能展現每個島嶼的歷史文化特色,與當地的生活方式,即使是在同一個國家,各個島嶼也都有自己的一套表演方式。有的是同歡跳舞,有的是崇敬祈禱,有的是自然,有的是海洋,也有的是漁民生活。記得第一次在度假村看到Boduberu的表演時,唱歌共舞同歡,彷彿是一場盛大的派對,大家一起加入其中擺動搖曳跳著舞,無敵黃昏海景襯底,很有馬爾地夫的自然風味。看著看著不禁讓我聯想到搗小米、吃麻糬、喝小米酒…的原住民熱鬧歡樂豐年祭。

而後到在幾個不同的地方,發現完全不一樣的演出內容,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個過去以捕魚為主的島嶼,浩浩蕩蕩地20多個人,穿著整齊劃一的服裝,團體分成兩部分,一半是負責唱歌打鼓,聲嘶力竭的吶喊,沒有麥克風音量卻像能震破屋頂般的響亮,另一半跳舞表演,就像是舞台劇,強烈的肢體動作及情緒張力,完整地展現了過去漁人的搏鬥,在現場彷如像是站在一艘大風大浪的多尼船上,船長使勁地維持船身的平穩,船員奮力與魚搏鬥,魚則是拼命抵抗,互相較勁難分軒輊。直到現在都還是很難忘。

有次一艘漁船載著滿滿的漁獲到度假村來賣魚,經詢問後得到上船參觀的機會,眼前所見的是船上只有小小的活動空間,大的船或許有個小廚房,能靠瓦斯爐煮飯,也只能煮非常簡單的食物;小船則是甚麼都沒有,所有人吃住煮都在一個小空間,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是常態,有時甚至幾天也沒得休息。
(每個國家的漁船都會有相關的禁忌,比如台灣就是在船上吃整條的魚時不能翻面,只能把魚骨挑開,因為魚翻面代表了翻船。馬爾地夫有的漁船禁止女性上船,未經同意千萬不可以直接跑上去,船可能必須停工或漁獲減少造成損失)

在馬爾地夫時常看到大大小小的漁船在海上,以前漁業是最主要的經濟產業,許多人世世代代在海上討生活,幾十年前幾乎每一家的父親都是討海人,一次出海就是以周為單位,遠洋的甚至一個月才能回家一趟,而且也只有幾天,每天生活在船上,若遇到大風浪,其艱苦程度非常人能夠想像。這樣的生活其實也是台灣許多漁業城鎮的寫照,雖然我並非生長在漁人家庭,透過在這邊的生活,經常接觸海洋與漁夫,也多少能夠感同身受。

看到許多次不同的表演內容後,越來越能體會到Boduberu舞蹈背後所內涵的意義,也更能感受到馬爾地夫之所以如此美麗動人的原因。馬爾地夫並沒有太多資源,沒有煤礦沒有石油也沒有鑽石,靠海吃海也愛海;交通不便,物資缺乏,內心卻跟海洋一樣開闊與豐富,知足樂天愛分享。因為他們,我更加珍惜所擁有的一切,學會分享,簡單的富足。這裡吸引人的不只是美麗的風景,還有美麗的人民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Vanessa潛進世界 的頭像
Vanessa潛進世界

Vanessa潛進世界

Vanessa潛進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