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台灣出現了第一位女總統,是英文很好的蔡英文,讓我回想到當初學習英文的故事,過去英文教育是從國中開始,許多父母為了增加孩子競爭力,都會先送小朋友去補習班或才藝班,我的父母選擇讓我有個快樂的童年,因此還是我看著身邊的同學都有補習,跟流行主動要求讓我參加暑期補習班,才有補習的經驗。

快樂的童年在國中的第一堂英文課瓦解,老師自我介紹完就先問班上同學是不是都有上過補習班,音標是不是都學過了,接著全班都舉手,我一個默默在角落,才頓然發現,原來大家的進度已經超前我一大半了,老師心想既然大家都會了,乾脆直接跳過基礎的課程,所以我連A~Z都無法完整地寫出來,音標更像是外星文。

接著一年,每天一到上英文課我就如坐針氈,英文老師超愛點同學起來念句子,不是裝睡就是裝忙,頭低低就怕被點到名,第一課的How are you, Fine Thank you怎麼樣都進不了腦中,不會念就只好土法煉鋼用注音標英文,How=Are=You=悠,就這樣英文課本變成注音課本,到底是念注音還是念英文我也傻傻分不清楚,不出所料我的英文成績是所有科目裡最差的,漸漸地越來越排斥,一直到國中第二年,班導看著我的成績單,怎麼不同科目分數0~99高低差這麼多,就把我跟另一位與我狀況類似的同學安排去英文特教班,當時覺得特教班是給學習障礙的小孩讀的,所以班上同學自動地把我歸為同一類,內心當然抗拒也只能接受,沒想到就是從那次之後,幸運地遇到好的老師,從頭開始教學,班上只有6個學生,老師能夠針對每個學生教學,進度跟難度都放慢,逐漸的我能夠說幾句簡單的對話,聽起來沒甚麼,對當時的我來說是跨出一大步,也找到學習的樂趣,就這麼,英文從吊車尾到排名中間,獲得最佳進步獎,當初奠下的學習基礎與興趣是一個大轉彎點。

有聽沒有懂,講了聽不懂

台灣的英文教學著重考試,聽說讀寫的比例分配不均,讀或寫紙上談兵很厲害,寫得一手流利的好英文,但一遇到要開口,便成了聾啞人士,我也是其中之一,上了高職甚至是大學也一樣,英文課變少,學習機會減少,總感覺從國中到高中,我的英文除了多背幾個單字,幾乎是原地踏步。

終於有機會開口說英文是從澳洲打工度假開始,雖然國中有唸過,但高中跟大學差不多全部都還給老師了,有句話說"鴨子聽雷"就很像我當時的狀況,聽英文像在聽外星語,每天緊黏台灣圈,台語廣東話進步神速。剛開始每次外國人跟我打招呼,我總是頭低低的快步通過,過了大半年,才終於敢開口講話練習,有次一個瑞典的女生很熱情的跟我打招呼,How are you Vanessa,隔了一分鐘才說出Fine, thank you. 她疑惑地看著我說:你講話好像在唸課本,如今回想是真的挺像的。

後來跑去紐西蘭打工度假,當時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,出發前決定,這次不能在像之前一樣,堅持不找伴,背起背包一個人出發,要學習獨立練英文,工作就要找全kiwi的地方(Kiwi是對紐西蘭人的暱稱,因為當地盛產奇異果Kiwi Fruit,也以奇異鳥KiwiBird聞名),要跟當地家庭住一起,雖說剛開始也不容易,但透過前一年的訓練,也算小小得心應手,就這麼,逼著自己練出一身勇氣,走進當地人的餐廳、商店,遞出英文履歷,用英文面試,老闆的膽子比我還大,現在看著當初的履歷,完全中式英文,文法錯誤百出,字句不通暢,真的很感謝當時敢錄用我的老闆們! 那時每個老闆都跟我說,我是他們錄用的第一個亞洲員工,過去根本沒有亞洲人去應徵過。一年後,即使溝通還是不夠流利,但聽得懂90%以上的對話,敢去嘗試不同的工作挑戰,我也為自己的努力感到驕傲。

我從沒上過英文補習班,也沒有出國留學過,不是天才也沒有雄厚資源,靠著自學與幾年在國外的生活經驗,一點一滴的學到IELTS7分,現在的工作全英文教學與溝通也輕而易舉,過程的確很苦但努力獲得的果實更甜,順利打開溝通世界的大門。每次遇到英文程度不好的朋友,也常以自身經驗鼓勵他們,而且台灣人優美的英文發音起跑點已經大大勝過許多國家了,只要勇敢開口,就已經成功一大步了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Vanessa潛進世界 的頭像
Vanessa潛進世界

Vanessa潛進世界

Vanessa潛進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